主页 > 观点潮流 >《想想论坛》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:彭孟缉(下) >

《想想论坛》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:彭孟缉(下)

《想想论坛》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:彭孟缉(下)

本文作者为马非白,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。

对于 1947 年三月六日的高雄要塞第二次会谈,彭孟缉在 1983 年的口述说,「涂光明持枪威胁本人缴械投降,危言恐吓,知难善了,当时被部属将暴徒拘禁(其中,另有二人胸前各挂二颗手榴弹)。」

《想想论坛》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:彭孟缉(下)

高雄要塞驻有重兵,涂光明进入要塞时既已被缴械,岂有让另外两人(范沧溶、曾丰明)胸前各挂二颗手榴弹进入会议场所?和平代表是由军车载上要塞,结果,市长黄仲图、议长彭淸靠两人事后也被迫写报告谎称是遭涂光明等人胁迫,这都是彭孟缉为了採取军事行动所编造的藉口。

涂光明、范沧榕、曾丰明等三人现场遭到逮捕,当时在场的电力公司办事处主任李佛续口述说,「彭司令迅即离开客厅,⋯⋯直到下午四、五点时分,彭司令再度出现吿诉我们『已派兵至巿府维持地方秩序,暴徒亦已驱散,百姓伤亡很少』」。

《想想论坛》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:彭孟缉(下)

原来,彭孟缉离开客厅是去下令按照计画出兵,分别由二十一师独立团第三营向火车站、第一中学(高雄中学)进攻,要塞司令部守备大队则攻击市政府,目标是正在等待和平代表消息,以市参议员为主的「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」。

前市长王玉云口述说,有关六日的会议,他「亦受邀参加。⋯⋯驻守要塞司令部国军数百人分乘数部卡车,车上架有四挺机关枪,前后开赴高雄巿政府、高雄中学及火车站,不分靑红皂白,见人就开枪,以致无辜百姓伤亡无数。」目击者黄海波口述:「军队蜂拥而下,以吹号为讯,人车浩蕩沿途开枪,滥杀无辜直至巿府高雄桥一带」。

军队攻抵市政府时,市参议员黄赐提议:「只要举出白旗,向国军投降,大家就会没事⋯⋯」,他带着大家举白旗欲向军队投降,结果,军队竟对他们开枪,包括黄赐、律师陈金能、参议员许秋粽、王定石等数十人都遭到枪杀。

后来曾担任国大代表的许国雄医师口述说,他与他父亲许秋粽、另一位医师,到市政府开会,「⋯⋯下午两点左右,听到军队射击的声音,家父立即拉着我冲出大礼堂急忙想躱进市政府的防空洞,⋯⋯军队已冲至防空洞前,先对着洞口处十五人开枪,家父立即头部中弹倒地⋯⋯后来始知防空洞前的十五人中,只有我一个人逃过了这场浩劫。」

许国雄说,「等军队停火吹起军号集合后,又斥喝所有倒在地上未死的人站起来,⋯⋯我与孙振成医师被捆在一起,⋯⋯当时我爬起来环顾巿政府四周,看到最少有二、三百具尸体。」

事后,彭孟缉谎称市政府楼上架有机枪向军队扫射,但在现场採访的谢有用前议员口述指出,他亲睹有一挺机关枪被抬上巿府四楼,经査询却无弹药。显见所谓民众开枪也是合理化军事行动的藉口。

至于攻击火车站的二十一师何军章团第三营,抵达后就开始扫射车站及通往车站的地下道,目击者李捷勋口述,「第三天我又照常搭火车到市政府上班,下车后见到了惨不忍睹之情况,只见当时高雄火车站之人行地下道,尽是尸体⋯⋯」。

第三营在火车站进行无差别屠杀后,转往第一中学,这里其实只有少数学生自卫队在守护校园及保护外省籍公教人员,却被夸大虚构是「高雄学生联合军本部」,彭孟缉回忆录中说,「我命令攻击部队的两个营冒着大雨继续进击第一中学,幷用迫击砲四门架设在火车站屋顶上向第一中学的操场中心发射。」隔天,彭孟缉意犹未尽,又调来更多迫击砲攻击,直到确定无人在内为止。

《想想论坛》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:彭孟缉(下)

当时第一中学校长林景元(事变后即遭撤职)的儿子林有义,回忆当年住在学校宿舍的见闻说,军队「整天以机枪、步枪、迫击砲轰扫着⋯⋯,时有流弹飞窜,击破宿舍玻璃窗。」他们为了避难只好离开宿舍。

接着,彭孟缉下令第三营结合由市府来支援的守备大队,对附近的三块厝民宅展开强力搜索,居民都被集中到火车站广场,老弱妇孺先行释回,男性则用电线绑手,经过保释才能离开。

彭孟缉后来向上级极力夸耀有效镇压,以致伤亡极微,然而,前市长王玉云在口述中说,「被杀的人包括市政府员工(竟被称为暴徒)、雄中师生及火车站来往旅客行人,还有为保命跳下爱河溺毙的百姓,由于人数过多,火葬场无法处理⋯⋯,送往火葬场的尸体,则係由警察局雇用牛车运送,每部牛车可放二十多具尸体,如此一连延烧好几天才吿一段落。」

《想想论坛》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:彭孟缉(下)

七日中午,彭孟缉才将软禁在山上的黄仲图、彭清靠及李佛续释放回巿府,涂光明、范沧溶、曾丰明则就地处死。另一位苓雅区长林界则继续囚禁,后以「聚集流氓,非法组织保安队,劫夺焚杀扰乱治安,提出不法条件,胁迫缴械」为由,加以处死。

在此期间,彭孟缉除了数次跟陈仪有电文来往,申明「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」,还直接电文给在中国的蒋政权国防部为自己表功,七日结束军事镇压之后,立即受到陈仪及国防部的嘉许。于是,他在八日继续派兵到屏东、旗山镇压;十日,又派陆军及砲舰,合攻台南;十三日,再进击嘉义。

在中国国民党极权政权的眼中,彭孟缉无疑是最强硬的镇压功臣,因此,随后即被任命为南部绥靖司令官,他迅速制定了〈高雄巿政府分区清乡实施办法〉,展开冷血的清乡工作,到处搜捕极权政权口中的「奸伪」。

事变后,高雄台籍政治人物均难逃牢狱之灾,台籍政治势力开始消退,而彭孟缉却踏着高雄人的鲜血步步高升,深受蒋介石赏识,当年五月就先升任台湾全省警备总司令,之后又出任台湾省保安副司令兼台北卫戍司令,后来台湾全省警备总部改编为「台湾警备总部」,他再任陈诚辖下的台湾警备总部副司令,1949 年校园白色恐怖的「四六事件」,就是由他执行镇压及缉拿「主谋份子」。

五〇年代的白色恐怖时代,彭孟缉都担任重要角色。日本白团主持的革命实践研究院军官训练团,也是由他担任主任;1952 年,又担任阳明山革命实践研究院主任。1954 年,蒋介石擢升他为副参谋总长、代理参谋总长。1957 年,调任陆军总司令并兼台湾防卫总司令。1959 年晋升陆军一级上将,再任参谋总长。1963 年 5 月,又连任参谋总长一次。1965 年 6 月,升总统府参军长。1967 年,卸任军职后,先后出任驻泰国及日本大使,1972 年,彭孟缉担任战略顾问。1997 年底逝世。

《想想论坛》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:彭孟缉(下)《想想论坛》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:彭孟缉(下)《想想论坛》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:彭孟缉(下)

相关连结:

《想想论坛》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:彭孟缉(上)


上一篇: 下一篇: